在很短的时间内,来自ARM中国的吴雄昂成为了风暴之眼。

这场因华为被列入实体清单而愈发焦灼的风暴,迄今没有平息的迹象。

6月10日,吴雄昂所担任的ARM中国执行董事长兼CEO一职突然被ARM剑桥总部董事会免职。

身不由己 还是“自取灭亡”?

很快,6月10日中午,剧情出现反转。

ARM中国官方账号发表声明称,依照有关法律法规,吴雄昂先生继续履行董事长兼CEO职责。安谋中国目前运营一切正常,对中国客户和产业合作伙伴的支持和服务也一如既往。

6月10日下午,ARM公司又与厚朴投资联合发声明称,已经达成罢免ARM中国吴雄昂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的决定。

而后不久以ARM中国管理团队名义发出的力挺吴的声明开始在网间流传。

有分析认为,吴雄昂被“罢免”与华为有关。

在华为被列入“实体清单”后,ARM将和华为及其附属公司停止业务往来,并在一份内部文件中称其决定是遵从贸易禁令的结果。

还有外媒知情人士透露,ARM罢免吴雄昂一大原因,是发现吴雄昂建立了一只名为Alphatecture的基金,投资使用ARM技术相关公司,最重要的是,吴雄昂建立投资公司,与ARM形成直接的竞争。

无论如何,吴雄昂的立场与ARM相左,都是不争的事实。

而ARM与中国ARM的矛盾,也昭然若揭。

虽然ARM中国已经是中方控股,但和吴雄昂一样,都身不由己。

2018年,软银将ARM中国公司51%的股份出售给包括中国投资公司、丝绸之路基金和新加坡淡马锡控股在内的一批投资者。

由此,ARM中国成为中方控股的公司,总部设立在中国深圳。吴雄昂则为ARM中国第一任执行董事长兼CEO。

即便如此,ARM中国还是做不了自己的主。

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核心技术没有掌握在ARM中国手中。甚至有人调侃,ARM中国只是ARM在中国的销售渠道。

在ARM出售中国子公司前的一个多月,“中兴事件”爆发,占据全球处理器架构半壁江山的ARM变得更为至关重要。

ARM虽然是一家商业公司,且在被软银收购后完成在美股的退市,从而成为软银控制的子公司,但是,其总部依旧位于英国和美国,其技术团队依旧在英国和美国,ARM想要独善其身的自主发展,几乎不太可能。

众所周知,ARM自己并不生产芯片,其商业模式为IP授权,通过知识产权授权的方式,收取一次性技术授权费用和版税提成。

在全球移动芯片领域,ARM芯片架构至少占据着全球移动芯片市场的95%以上,几乎就是垄断着全球手机芯片市场。

苹果A系列芯片、高通骁龙芯片、华为麒麟芯片、联发科芯片、紫光展锐等等,几乎所有的智能手机处理器采用的都是ARM芯片架构。

ARM越强大,它的抽身离开就意味着更大的伤害。

ARM中国并不能够自主可控的将最新的芯片架构授权给华为,在美国的禁令新规下,如果ARM中国公司不听话,极有可能也会遭受到美国新一轮的断供制裁。

去年,在美国禁令下,曾传出其断供华为的消息,不过,吴雄昂后来曾公开指出,ARM从未断供华为,与海思合作正在紧密进行。

只是随着吴雄昂风波一起袭来的最新爆料指出,ARM也加入了美国的“反华为”联盟,意味着在没有授权的情况之下不能在使用ARM的架构。

乘风破浪 还是艰难前行?

2020年,对于华为来说,依旧是倍感艰难的一年。

芯片技术依旧是难以摆脱的一大难题,在美国政府的步步紧逼之下,虽然当前来看华为一一采取了应对举措,依旧未能被打倒,但是综合来看依旧处于被动地位。

众所周知,在美国提出终端华为芯片供应的同时,华为及时推出了其研发多年的麒麟芯片,这让人们暂时将重心转向了芯片的生产供应,然而华为芯片的研发一定程度上是依赖于ARM公司的技术。

ARM公司所拥有的架构,为芯片的研发提供了基本的框架,从国内华为到国外的苹果、三星等企业都要依赖于这一构架,如今ARM最新的构架当属Cortex-A78。

而华为也拿到了相应的使用权。

如此看来,华为短时间能够继续使用ARM提供的Cortex-A78框架,继续制造麒麟系列芯片。

但是,如果ARM推出了更新的架构,也与华为终止了合作,那么情况将会极度不乐观。

到时候,三星苹果等企业将很快应用最新的构架,华为如果不在此领域有所突破,同时无法获得授权,那么就会落后于对手。

总之,华为失去ARM,就意味着,对手都在往前跑的时候,你直接站在原地不动了。

就现阶段而言,中国在半导体产业,是没有原创性技术的,这一点必须得承认。当面临极端情况下,这些掌握底层技术架构的公司,会成为对手手中的攻击型武器么?

会,这是明确而肯定的。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当下的关键时刻,苹果宣布搭载自主研发芯片的Mac电脑将于明年上市。

此前,苹果之前曾有消息人士透露,苹果内部已经对基于自家ARM处理器的Mac产品进行测试,并且相较于使用英特尔芯片的版本,在图形性能以及人工智能方面都有着很大的改进。

ARM和英特尔的主要区别在于,英特尔研发、制造芯片并销售,而ARM则是把技术授权给其他半导体制造商,从中收取少量的授权费。

一边是华为遭遇ARM断供,一边则是对手苹果基于ARM制造出更为先进的产品,可以说,华为的压力,更大了。

不过,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此前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华为有自研CPU架构的实力,不会担心ARM取消授权。”

此外,去年,华为在英国剑桥,也就是ARM的总部建立了一个占地500英亩的芯片工厂,并在爱丁堡等地建立了芯片研究中心。

毫无疑问,华为早就开始行动了。

然而,ARM所处的底层技术架构行业,总归还是一个庞大、需要沉淀的领域,华为能否乘风破浪,仍是未知。(叶.檀.财.经)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