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恒誉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专业从事废轮胎、废塑料裂解油化、油品蒸馏及炭黑深加工,根据招股书披露的数据,该公司在2016年到2018年业绩成长性非常高,归母净利润同比增幅分别高达43.75%、75.64%和554.57%。

尽管业绩表现亮眼,但其实恒誉环保所从事废轮胎、废塑料裂解油化、油品蒸馏及炭黑深加工行业,整体景气度并不高,这一点突出体现在招股书披露的恒誉环保同行业可比公司身上。在招股书中恒誉环保列示的国内同行业企业,且有公开数据可资对比的包括金蓬实业(870188)、东和环保(834961)等,但是这两家公司经营情况都不容乐观。

公开数据显示,金蓬实业自2018年盈利大幅下滑之后,2019上半年则已经陷入亏损,自2019下半年之后更是收到董秘和多名董事的辞呈;东和环保现在已更名为“ST东和”,不仅多项诉讼缠身,而且实际控制人已被纳入失信执行人名单。

在这样的背景下,恒誉环保在上市前夕的业绩表现也遭遇“寒潮”,在经历了2018年营收、净利大幅增长之后,2019年则出现了营收、净利双降,

更值得关注的还有恒誉环保的重要客户,根据招股书披露,“克拉玛依顺通环保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一直都是恒誉环保的第一大客户,在2017年到2019年占恒誉环保营业收入比重始终保持在三分之二左右的份额,而在此前的2016年这家客户还曾是恒誉环保全年唯一客户。

“克拉玛依顺通环保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于2016年1月,主营业务为石油工业含有废弃物、含油污泥污水及市政废弃物的无害化处理和资源循环利用;2016年初始注册资本仅为1000万元,后于2017年增资到3000万元,2018年这家公司的出资股东和法人代表全部发生过变更。这家公司在刚刚成立之后的2016年10月,便开始与恒誉环保第一次合作,这也是恒誉环保首次尝试油污泥处理业务。

另据公开信息显示,“克拉玛依顺通环保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在2018年度实现营业收入3.7亿元、净利润2.1亿元,销售净利润率高达60%左右;相比起来,贵州茅台2018年度的销售净利润率也不过才51.37%。但顺通环保随即在2019年上半年便出现了经营亏损,且因与光正钢结构有限责任公司产生经营纠纷,于2019年10月被法院裁定冻结银行存款2140.62万元。

光正钢结构有限责任公司是上市公司光正集团的子公司,根据光正集团发布的2018年年报,“克拉玛依顺通环保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也是其第二大客户,对应销售金额高达6954.26万元,但次年双方即发生了诉讼纠纷。可见,作为恒誉环保第一大客户的顺通环保在经营上存在不小风险。

值得一提的是,光正集团在IPO时的保荐机构方正证券,同样也是本次恒誉环保冲刺IPO的保荐机构。

更何况,恒誉环保的主要客户中存在经营风险的还不仅是这第一大客户。根据招股书显示,港股上市公司美丽中国控股(0706.HK)旗下的开元润丰与恒誉环保签订了大额生产线购销合同、总金额高达1.1亿元,且招股书披露“美丽中国控股6万吨/年废轮胎裂解处理设施以实现满负荷运转”。

但是另一方面,美丽中国控股在港股目前的二级市场估价为0.01港元,2019年营业额仅为6535万元,2019年末账面货币资金余额仅为2934万元;同时,合并口径下“固定资产-物业、厂房及设备”账面价值仅为4388.07万元,比2018年末的6126.74万元还减少了将近两千万元。这样一家自身经营上无法得到有效保障的公司,却能够与恒誉环保巨额工程项目合作。

此外,根据招股书披露,恒誉环保在2016年及以后年度均获得过一项发明专利。同时,恒誉环保在2009年之前取得的发明专利,全部为受让取得。以该公司的第一项专利“一种废旧橡胶或塑料连续裂解工艺及其设备”为例,此项专利的申请人为恒誉环保实际控制人牛斌先生,申请日为2006年6月。

公开信息显示,牛斌先生在2008年之前曾任济南天桥先达裂解炭黑厂厂长,2006年至今就职于恒誉环保。这也令人怀疑,牛斌先生在2006年申请、并后受让于恒誉环保的此项专利,是否实际为牛斌先生在济南天桥先达裂解炭黑厂担任厂长期间的职务成果。(记者 陈超 田刚)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